国内的区块链世界ICO短时间内再难高攀

  年来,国内ICO项目层出不穷,吸引了无数投资者的目光,使其成为了一片投资的热土,承载着大量投资者“暴富”的希望。随着央行等7个部委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的发布,大量发财梦破碎。投资人这才如梦初醒:我竟然走入了这样的一场骗局。

  《公告》将ICO定性为“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”,并且紧急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。公告一出,各路代币市场瞬转急下,价格大幅下跌,除了投资者的不解以外,也有业内人士称:“ICO会遭遇这样的变故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区别只是今天遭遇还是明天遭遇而已。”什么是ICO、它与区块链有和联系?它有怎样的来历?何以遭到7部委的联合“围剿”?ICO未来会走向何方呢?

  ICO是什么?简单的说,ICO是一种公开发行的以初始产生的数字加密货币(代币)作为回报的筹措资金方式,对于项目运营团队而言,它是一种募资方式。

  ICO项目所发行的数字货币,本质上是一串基于计算机运算产生的开源代码,它是区块链应用在当下最广泛、最受人关注的应用场景,是区块链生态圈内的一部分,这使得人们在提到ICO时总不免要提及区块链。也正因为区块链与ICO这层关系,对于区块链创业项目而言,利用ICO进行募资成为其便捷的最理想选择。

  ICO与IPO(首次公开发行,指股份公司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出售股份的募集资金方式)具有不少相似之处,就本质而言,两者皆是一种公开发行的募资行为,同属权益类证券发行活动。不同的是,ICO将IPO所发行内容由股份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,并且ICO项目所融的“资”,也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民币、美元等法定货币而是比特币、ETH等虚拟数字资产。

  然而,由于缺乏上市审批规范、缺乏监管,国内ICO在没有审计、无需IPO财务成本、缺乏政府和司法的保护、缺乏可靠的信用背书等情况下野蛮生长。这为ICO后期发展落下严重“病根。”

  ICO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新事物,从诞生迄今也不过只有四年的时间。根据互联网相关资料汇总,数据观简要归纳出ICO的主要发展历程。

  有记录的全球最早的ICO活动始发于2013年6月,万事达币(MSC)在Bitcointalk论坛上发起了众筹,共众筹5000个BTC。MSC是建立在比特币协议之上的二代币,旨在帮助用户创建和交易加密货币以及其他类型的智能合同。

  2013年末至2014年期间,ICO受到了不少区块链项目的追捧,涌现出了大量的ICO项目,然而,多数ICO项目皆因各种原因而草草收场,存活时间并不长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段时期内,也有十分成功的ICO项目,例如以太坊(Ethereum)和未来币(NXT)。

  2013年12月,未来币(NXT)成功发起ICO募集活动,筹资21个BTC,按比特币当时的价格计算价值约为6000美金,NXT早期发展势头很好,后来竞争力有所下降,但即便如此,未来币(NXT)在全球数字加密资产市值排行中仍居于前50强,目前,NXT市值约在1亿美金左右。

  2014年,以太坊创建了以太坊基金会,在预售期内,以太坊共募集到31531个BTC,共发行7200万以太币(ETH)。这个项目被视作迄今为止最成功的ICO项目,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募资规模最大的一次ICO活动。截至目前,以太币市值已经成为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第二大数字加密货币。

  2015年以来,随着以太坊为代表的智能合约、开源系统逐步发展成熟,进一步降低了区块链创业和ICO发行的门槛,此后,ICO几乎成为区块链创业企业融资的必选项。

  随着区块链概念的传播,2016年开始,国内基于区块链的创业项目逐渐兴起,国内专门的ICO服务平台开始出现,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在2016年出现的ICO服务平台不少于9家,上线的ICO集资项目不少于27个,募集到的资金达到1.41亿人民币。

  2017年全球的ICO项目的进入发展高峰期,同一时间里,国内ICO市场异常火爆,各类ICO项目层出不穷,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7月18日,监测到的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43 家,上线月上线年以来通过ICO共募集到的BTC和ETH分别是63523.64个和852753.36个,按照7月19日零点价格换算成人民币,总价值约26.16亿元,远超2016年全年水平。

  国内ICO市场异常火爆的局面引起了部分业内人士的警觉,业内专家已经意识到ICO的野蛮生长可能给行业发展带来风险。对此开展了不少关加强ICO行业监管与自律的研究与讨论活动。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次发生在2017年7月,来自国内外区块链领域政、企、研、学等各界的300余名专家学者齐聚贵阳。共同讨论区块链ICO行业生态体系建设之道,并发布了“区块链ICO贵阳共识”,提出将共建机制“区块链ICO沙盒计划”,通过行业推动形成ICO监管体制。

  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央网信办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工商总局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7个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并紧急叫停各类ICO代币。几乎在同一时间段里,国外以美、俄为代表的部分国家相关部门也向投资者发出预警,声称部分正在进行ICO发行的公司,存在诈骗的可能。美国更是叫停了4家场外ICO项目。

 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,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从4000元左右上涨至最高时的32137元,涨幅最高时超过了700%。随着比特币为首的虚拟数字货币的飙涨,数字货币的概念进入了普通民众的生活中,许多人从中看到了“致富”的契机。在巨大利润的诱惑下,出于对财富的追求,许多普通民众开始冒险参与到ICO投资者的大军中,成为了其中的主要参与者之一。

 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ICO投资属于天使投资或种子投资的范畴,投资风险较高,这一类的投资活动通常是由分析与承受能力较强的投资机构、投资平台来进行投资。由于缺乏监管,且其ICO准入门槛低,使得投资者以散户居多,然而,大量散户投资者对ICO投资风险的认识与评估却存在严重不足,甚至是缺乏,无法对投资行为作出理性的分析。有投资者粗暴地将投资原因归纳为:“在大家都不懂的时候,你只要参与了,你就领先了,你就有盈利的可能。”

  利用部分民众对区块链、对ICO的“不甚了解”以及渴望“暴富”的心理,少数人开始有意识地借助区块链的外衣,运行着名不符其实的ICO项目,发行所谓的“数字货币”,明目张胆地从事行骗活动。使得市场上的数字货币纷繁复杂、花样百出,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称,该平台监测到的“传销币”多达420多种。

  只需要一个区块链的概念,不需要公司、不需要产品,找几个人帮着站台,对新币日后的升值空间一阵天花乱坠的鼓吹,这个所谓ICO创业项目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,剩下就只等着让韭菜们交钱了。事实上,在各种ICO项目路演现场,大量民众争先恐后地抢着为各类“数字货币”买单,火爆的场面堪比商场打折时的场景。

  中国科技金融法律研究会副会长邓建鹏表示:“在我国上线的ICO项目中,有超过90%的ICO项目可能存在欺骗的行为。”

  利用ICO行骗甚至已经衍生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,记者了解到,市场上存在着不少专门从事ICO发行服务的机构,从写码到白皮书编纂到请人站台,提供完整的一条龙服务,只需支付十余万的费用。

  大量“骗子币”、“传销币”的存在,使得原本就缺乏监管的ICO市场变得混乱无比,不仅对ICO生态造成严重伤害,更是对金融秩序造成严重扰乱。

  9月4日,央行联手中央网信办等7个部委共同“叫停”ICO。受国家政策的影响,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皆出现不同程度上的下跌,其中下跌最严重的跌幅超过60%,有投资者痛心疾首:“几分钟内数十万人民币说没就没”。9月5日,记者发现众多交易平台纷纷发出停止交易公告,且有多家ICO项目发行人、交易平台对清退事宜做出简要说明。同一时间里,也有部分投资者表示,已经联系不上ICO项目开发团队,整个团队凭空消失,疑似跑路。

  《公告》的发布,意味着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ICO在国内将在无立足之地。面对管控,有人叫苦,也有的人拍手叫好。有经济学者表示,通过管控,能有效净化市场,淘汰掉大批有问题的ICO项目,而优质的,真正具备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场景的项目却能安然生存下来,并且走向国际市场。”

  强化ICO的风险管控,几乎是ICO在全球的发展趋势,相对于中国“叫停”措施,美、俄、韩、日以及新加坡等国都有不同程度的监管措施,随着ICO活动的发展,ICO各个方面的监管措施将会越来越严。

  区块链与ICO存在密切的内在联系,加上许多ICO项目在运作过程中,有意披上区块链的外衣,故意混淆视听,模糊了区块链与ICO的区别,但是,区块链毕竟不等于ICO。多部门联手“叫停”ICO,实际上是为了遏制非法融资,让投资者回归到理性投资的轨道上来。客观上也为规范区块链产业发展提出了要求,为区块链的发展净化了产业生态,促使区块链产业回归到健康发展的道路中。

  有区块链业内人士表示,在发布的《公告》中,并未提到过区块链一词,这个细节的背后,也代表着有关部门对于区块链的态度。对于区块链这一巨大的技术创新,我们应该抛却那些打着区块链幌子却根本空无一物的ICO,看到区块链真正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早在7部委“叫停”ICO之前,不少业内专家已经意识到ICO野蛮生长存在给行业带来“灭顶之灾”的风险。对此开展了不少关加强ICO行业监管与自律的研究与讨论活动。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还为此发起《ICO风险、监管与发展趋势研究》课题研究,为推动ICO监管模式做了大量探索。这些探索对我国ICO监管制度的形成、对ICO日后在我国的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。

 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也表示:“叫停ICO是十分必要的。但是这并不妨碍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、行业机构、技术公司去继续研究区块链技术,区块链本身是好技术,并不是只有通过ICO才能进行区块链技术研究,还可以通过各种技术进行研究。因此,要把区块链技术和ICO区分开来,区块链技术可以运用很多领域、场景,包括一些社会管理领域场景,不应当将区块链和ICO划等号,需要进一步拓宽研究和发展区块链技术的视野。”

  ICO是什么?简单的说,ICO是一种公开发行的以初始产生的数字加密货币(代币)作为回报的筹措资金方式,对于项目运营团队而言,它是一种募资方式。

  ICO项目所发行的数字货币,本质上是一串基于计算机运算产生的开源代码,它是区块链应用在当下最广泛、最受人关注的应用场景,是区块链生态圈内的一部分,这使得人们在提到ICO时总不免要提及区块链。也正因为区块链与ICO这层关系,对于区块链创业项目而言,利用ICO进行募资成为其便捷的最理想选择。

  ICO与IPO(首次公开发行,指股份公司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出售股份的募集资金方式)具有不少相似之处,就本质而言,两者皆是一种公开发行的募资行为,同属权益类证券发行活动。不同的是,ICO将IPO所发行内容由股份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,并且ICO项目所融的“资”,也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民币、美元等法定货币而是比特币、ETH等虚拟数字资产。

  然而,由于缺乏上市审批规范、缺乏监管,国内ICO在没有审计、无需IPO财务成本、缺乏政府和司法的保护、缺乏可靠的信用背书等情况下野蛮生长。这为ICO后期发展落下严重“病根。”

  ICO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新事物,从诞生迄今也不过只有四年的时间。根据互联网相关资料汇总,数据观简要归纳出ICO的主要发展历程。

  有记录的全球最早的ICO活动始发于2013年6月,万事达币(MSC)在Bitcointalk论坛上发起了众筹,共众筹5000个BTC。MSC是建立在比特币协议之上的二代币,旨在帮助用户创建和交易加密货币以及其他类型的智能合同。

  2013年末至2014年期间,ICO受到了不少区块链项目的追捧,涌现出了大量的ICO项目,然而,多数ICO项目皆因各种原因而草草收场,存活时间并不长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段时期内,也有十分成功的ICO项目,例如以太坊(Ethereum)和未来币(NXT)。

  2013年12月,未来币(NXT)成功发起ICO募集活动,筹资21个BTC,按比特币当时的价格计算价值约为6000美金,NXT早期发展势头很好,后来竞争力有所下降,但即便如此,未来币(NXT)在全球数字加密资产市值排行中仍居于前50强,目前,NXT市值约在1亿美金左右。

  2014年,以太坊创建了以太坊基金会,在预售期内,以太坊共募集到31531个BTC,共发行7200万以太币(ETH)。这个项目被视作迄今为止最成功的ICO项目,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募资规模最大的一次ICO活动。截至目前,以太币市值已经成为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第二大数字加密货币。

  2015年以来,随着以太坊为代表的智能合约、开源系统逐步发展成熟,进一步降低了区块链创业和ICO发行的门槛,此后,ICO几乎成为区块链创业企业融资的必选项。

  随着区块链概念的传播,2016年开始,国内基于区块链的创业项目逐渐兴起,国内专门的ICO服务平台开始出现,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在2016年出现的ICO服务平台不少于9家,上线的ICO集资项目不少于27个,募集到的资金达到1.41亿人民币。

  2017年全球的ICO项目的进入发展高峰期,同一时间里,国内ICO市场异常火爆,各类ICO项目层出不穷,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7月18日,监测到的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43 家,上线月上线年以来通过ICO共募集到的BTC和ETH分别是63523.64个和852753.36个,按照7月19日零点价格换算成人民币,总价值约26.16亿元,远超2016年全年水平。

  国内ICO市场异常火爆的局面引起了部分业内人士的警觉,业内专家已经意识到ICO的野蛮生长可能给行业发展带来风险。对此开展了不少关加强ICO行业监管与自律的研究与讨论活动。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次发生在2017年7月,来自国内外区块链领域政、企、研、学等各界的300余名专家学者齐聚贵阳。共同讨论区块链ICO行业生态体系建设之道,并发布了“区块链ICO贵阳共识”,提出将共建机制“区块链ICO沙盒计划”,通过行业推动形成ICO监管体制。

  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央网信办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工商总局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7个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并紧急叫停各类ICO代币。几乎在同一时间段里,国外以美、俄为代表的部分国家相关部门也向投资者发出预警,声称部分正在进行ICO发行的公司,存在诈骗的可能。美国更是叫停了4家场外ICO项目。

 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,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从4000元左右上涨至最高时的32137元,涨幅最高时超过了700%。随着比特币为首的虚拟数字货币的飙涨,数字货币的概念进入了普通民众的生活中,许多人从中看到了“致富”的契机。在巨大利润的诱惑下,出于对财富的追求,许多普通民众开始冒险参与到ICO投资者的大军中,成为了其中的主要参与者之一。

 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ICO投资属于天使投资或种子投资的范畴,投资风险较高,这一类的投资活动通常是由分析与承受能力较强的投资机构、投资平台来进行投资。由于缺乏监管,且其ICO准入门槛低,使得投资者以散户居多,然而,大量散户投资者对ICO投资风险的认识与评估却存在严重不足,甚至是缺乏,无法对投资行为作出理性的分析。有投资者粗暴地将投资原因归纳为:“在大家都不懂的时候,你只要参与了,你就领先了,你就有盈利的可能。”

  利用部分民众对区块链、对ICO的“不甚了解”以及渴望“暴富”的心理,少数人开始有意识地借助区块链的外衣,运行着名不符其实的ICO项目,发行所谓的“数字货币”,明目张胆地从事行骗活动。使得市场上的数字货币纷繁复杂、花样百出,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称,该平台监测到的“传销币”多达420多种。

  只需要一个区块链的概念,不需要公司、不需要产品,找几个人帮着站台,对新币日后的升值空间一阵天花乱坠的鼓吹,这个所谓ICO创业项目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,剩下就只等着让韭菜们交钱了。事实上,在各种ICO项目路演现场,大量民众争先恐后地抢着为各类“数字货币”买单,火爆的场面堪比商场打折时的场景。

  中国科技金融法律研究会副会长邓建鹏表示:“在我国上线的ICO项目中,有超过90%的ICO项目可能存在欺骗的行为。”

  利用ICO行骗甚至已经衍生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,记者了解到,市场上存在着不少专门从事ICO发行服务的机构,从写码到白皮书编纂到请人站台,提供完整的一条龙服务,只需支付十余万的费用。

  大量“骗子币”、“传销币”的存在,使得原本就缺乏监管的ICO市场变得混乱无比,不仅对ICO生态造成严重伤害,更是对金融秩序造成严重扰乱。

  9月4日,央行联手中央网信办等7个部委共同“叫停”ICO。受国家政策的影响,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皆出现不同程度上的下跌,其中下跌最严重的跌幅超过60%,有投资者痛心疾首:“几分钟内数十万人民币说没就没”。9月5日,记者发现众多交易平台纷纷发出停止交易公告,且有多家ICO项目发行人、交易平台对清退事宜做出简要说明。同一时间里,也有部分投资者表示,已经联系不上ICO项目开发团队,整个团队凭空消失,疑似跑路。

  《公告》的发布,意味着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ICO在国内将在无立足之地。面对管控,有人叫苦,也有的人拍手叫好。有经济学者表示,通过管控,能有效净化市场,淘汰掉大批有问题的ICO项目,而优质的,真正具备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场景的项目却能安然生存下来,并且走向国际市场。”

  强化ICO的风险管控,几乎是ICO在全球的发展趋势,相对于中国“叫停”措施,美、俄、韩、日以及新加坡等国都有不同程度的监管措施,随着ICO活动的发展,ICO各个方面的监管措施将会越来越严。

  区块链与ICO存在密切的内在联系,加上许多ICO项目在运作过程中,有意披上区块链的外衣,故意混淆视听,模糊了区块链与ICO的区别,但是,区块链毕竟不等于ICO。多部门联手“叫停”ICO,实际上是为了遏制非法融资,让投资者回归到理性投资的轨道上来。客观上也为规范区块链产业发展提出了要求,为区块链的发展净化了产业生态,促使区块链产业回归到健康发展的道路中。

  有区块链业内人士表示,在发布的《公告》中,并未提到过区块链一词,这个细节的背后,也代表着有关部门对于区块链的态度。对于区块链这一巨大的技术创新,我们应该抛却那些打着区块链幌子却根本空无一物的ICO,看到区块链真正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早在7部委“叫停”ICO之前,不少业内专家已经意识到ICO野蛮生长存在给行业带来“灭顶之灾”的风险。对此开展了不少关加强ICO行业监管与自律的研究与讨论活动。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还为此发起《ICO风险、监管与发展趋势研究》课题研究,为推动ICO监管模式做了大量探索。这些探索对我国ICO监管制度的形成、对ICO日后在我国的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。

 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也表示:“叫停ICO是十分必要的。但是这并不妨碍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、行业机构、技术公司去继续研究区块链技术,区块链本身是好技术,并不是只有通过ICO才能进行区块链技术研究,还可以通过各种技术进行研究。因此,要把区块链技术和ICO区分开来,区块链技术可以运用很多领域、场景,包括一些社会管理领域场景,不应当将区块链和ICO划等号,需要进一步拓宽研究和发展区块链技术的视野。”

分享: